• 第 44 章(1/4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就算定下了要开腹,但也不是马上就动手。孙大夫对玉珠之前所提出的消毒问题十分重视,依她所言吩咐下人先收拾出一间光线充足的房间,将屋裡一应器具全用烈酒煮过刷过。此外还另备了叁套衣物,也悉数用烈酒浸泡,再用太y曝晒。

          手术定在第二日中午。孙大夫向莫禾说明的时候,他只是淡然地笑了笑,末了低声问道:有j成把握

          孙大夫顿了好一会儿,才回道:六七成总有的。

          莫禾艰难地转过头看着他,扯起嘴角笑了笑,指着他道:孙无道啊孙无道,我们j十年j情了,你又何必说这些话来安w我。

          孙大夫沉默不语,玉珠在一旁静静看着,正当她以为他不会再回应的时候,他又开口道:五成。

          莫禾呵呵地笑起来,忽然想到什麼,伸手朝床头摸了摸。

          玉珠见状,赶紧上前想帮忙。但莫禾固执地非要自己拿,折腾了好一会儿,才从枕头底下摸出了一枚木簪来,红木质地,簪头刻着一隻九霄美狐,栩栩如生。

          玉珠心中微动,悄悄退到一旁。

          莫禾将木簪放在手心温柔地摩挲把玩,眼中尽是柔情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依依不捨地将簪子递给孙大夫,低声道:我若是有什麼不测,你帮我将它给沅茵。

          孙大夫却不接,冷冷道: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你当年若是早些说出口,崔家小妞也不至於去嫁给那个装腔作势的顾家小子。如今人家一家子和和睦睦,儿子都要娶媳f了,你又何必再去打扰她。

          莫禾原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毫无血se,一双手哆哆嗦嗦的,终於还是又将簪子收了回来。一旁的玉珠听到此处,心裡头亦是震惊不已。她还依稀记得当日初见莫禾时,他曾说过她与他的一位故人相似,没想到此人竟是顾夫人。这京城果真的太小了麼。

          见着莫禾这副神情,孙大夫也长叹了一口气,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安w。过了好一会儿,莫禾却自己先开了口,也不知是在和人说话还是自言自语,喃喃地念叨道:一晃这都二十多年了,若是我当初说出口说出口的话他沉沉地闭上眼,有水汽从眼中渗出,悄悄滑落

          玉珠无缘由地心裡难过起来,一刻也坐不下去,低声说了句告罪,尔后猛地起身冲了出来。

          外面天很亮,太y暖暖地照下来,所有的一切都清晰而乾净。玉珠眯起眼睛看远处的山峦和头顶忽高忽低的盘旋不定的大雁,忽然有些想念起顾咏来。如果错过了,是否以后也会后悔一辈子

          回家的路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