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4(1/6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恩、轻些,疼!’阿光停顿一会儿,体验如此美女的处女对自己的夹紧的享受,也让美处女的桃源仙境适应一下自己这初次闯入者的粗细。【藏家】然后才慢慢向里插进。

          感到一层肉膜的阻挡终于来到了美处女待开的圣洁花苞,象征纯洁贞操的处女膜。阿光没有进一步挺进,而是缓缓来回抽动扩充着,同时手口并用,挑逗刺激美处女达到更高的欲念颠峰。

          这时阿光才抽出,只留卡在口,正当张丹璇感到内突然被抽空有些失落时,阿光大力插入,准备一鼓作气刺破处女膜为美处女开花苞,‘?当!’新婚房卧室的门被一脚踹开,朱罗怒气冲冲闯了进来。

          床上的两个人被惊呆了。阿光插进一半的顿时停顿在那里,一下子软了下来,张丹璇也被惊的欲念全消。

          朱罗这几天犹如跌进地狱一般被折磨煎熬着。

          他的人生一直是春风得意的,虽然出生在农村,家境也不好,但凭着自己的聪明和努力,不仅考上了一所知名的大学,毕业后还顺利从政,靠自己的手段依靠上了省委副书记这大靠山,在他的扶持下,青云直上,成为市里最年轻的局长,政坛的一颗耀眼的新星。

          多年的政坛经验又使他明白如何锋芒不露、小心谨慎。在金钱和美色面前一直把持的很好,虽也曾利用权力为自己谋些方便,为老靠山索要些价值不菲的真品古文字画。但他自信都做的滴水不露。至于女色,他在朋友前常常有句口头禅‘决不效前辈政客裙下栽’。虽然不是出家修行点滴荤腥不沾,但一般庸脂俗粉还不入其眼。

          直到遇见了张丹璇,立时被她的美丽、气质所吸引,两人很快坠入爱河确定了婚期。但有一个烦恼一直困扰着他。他内心里反对张丹璇兼职做模特,近来圈里又传来流言,说她已经开始下海,并按开出的惊人‘身价’收费,陪吃饭5万而且上下都不许摸;让她脱光上身露玉峰要价15万,如果想摸她的雪峰再加5万;让她一丝不挂三点尽露要价25万,再加5万可以摸边她的全身;让她陪洗鸳鸯浴并为你开价50万,包她一夜要价100万,还说得到她的初夜的富豪花费了800多万港币。

          朱罗开始不相信,后来就有些怀疑,毕竟她们接触的都是成功的富豪,许多女子都把握不住为金钱献身,张丹璇能例外吗?于是朱罗一方面开始注意靠手中权力聚敛财富,一方面亲近张丹璇想验证她是不是真的守身如玉、冰晶玉洁。可是张丹璇虽任由他亲吻抚摩,却一直不同意和他真正消魂。说什么保留在新婚夜,她可以将自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