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二章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“轻点,轻点……。”一个尖细的嗓音轻声道。

          “第一次,肯定会有点疼,忍一下等下就没事了。”另一个声音。

          “不行,不行,会要命的……”那个声音变的颤抖。

          “你再这样,我怎么继续。”

          “求你……。”

          天啊,我这是到了哪里?

          夏雨天刚刚恢复意识的时候,脑海里就不断循环出现这样的问句。耳边出来的那些暧昧的声音,实在让他不敢睁开眼睛。只觉得额头上冷汗涔涔。

          仔细地梳理思路。方才明明是在阎王那,准备重新投胎。那重新投胎也该是从婴儿开始吧,难道我是个天才?不对,不对,那难道刚才是场梦?

          他悄悄眯开一点点眼睛,偷看四周,可马上又闭上了。心砰砰跳的厉害。

          还是现在我是在梦里面呢?

          ……夏雨天终于知道周庄梦蝶的意境在哪了。

          可是,紧接着身上传来的那火辣辣的疼痛,才让他感觉到几分真实。这么痛,难道还不醒?

          “嗯啊……。”他被那疼痛弄得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。

          “醒了,醒了……。”那个尖细的声音,几乎有喜极而泣的味道。

          夏雨天勉强的睁开眼,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眼里含泪的人儿。顿时傻了眼,难道我是在拍摄某古装连续剧的现场。

          不对,没有看到摄像机啊。夏雨天眼珠四处溜了一圈。寻找着可以证明自己所在地的任何一样东西,可惜却是失望。

          “苏公公,你总算醒了,吓死三儿我了。”那个人用袖子揩着泪道。

          苏,公公?难道他是在对我说话?

          “苏公公,醒了就好,老夫功成身退。”边上一个张山羊胡子的,穿着长衫的人道。“这几幅药,每天按时吃了,三天后就能下床了。”

          “小三子记住了。”

          这是唱得哪一出?夏雨天几乎要跳起来,可是背上那如骨的疼痛不得不又让他老老实实地爬会到了床上。

          眼前一片迷蒙,只有橘红色的烛火在跳动着。难道就不能开灯,让我看清楚吗?夏雨天无奈地啜嗫着。

          在此期间,那个叫小三子的人已经送走了山羊胡子刘太医。

          “谁能告诉我到底这时怎么了?”夏雨天问着苍天。

          “陛下这次实在太狠了,苏公公你不会真的被打坏了身子吧。”小三子一双大眼,同情而小心地望着夏雨天。这眼神直让夏雨天发麻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