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93九一章(1/5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武陵郡中连着两年冬日狂降大雪,湿冷地叫人牙关打颤。府中那些名贵树木花草都等着保养,管家有些心急,拿着册子跟在谢殊身后满府转圈。

          “王妃,您看要不要请帮工?”

          “王妃,您看要拨多少银两合适?”

          “王妃……”

          谢殊忍无可忍,脚步骤停,高喊了一声:“沐白!”

          “来了!”沐白快步从院中跑出来。

          “管家这里有事要忙,你给他帮帮忙。”谢殊说完,转头冲管家指指沐白:“以后有什么事就问他,知道了吗?”

          管家目送她离开,忍不住嘀咕了一句:“到底不是大户人家出身,连这些事也管不来。”

          沐白冷幽幽地盯着他:“我们家女公子自然管不来这些新,她当初做的事,说出来吓死你!”说完一把抽走他手里的册子,“就这些琐事还用得着劳烦她大驾吗?以后我来做就行了!”

          没几日就快到年关,管家又跑去找谢殊。

          “王妃,府中上下都要发银钱,您看……”

          沐白背着手过来,拍拍他的肩:“怎么不听话呢,不是说了让你来找我的嘛。”

          “……”管家无言,这些都是王妃的分内事啊!

          这两年总是如此,管家实在是受不了,忍不住跑去跟襄夫人告状。如今襄夫人与谢殊相处久了,已经习惯,偶尔也能彰显一下婆婆的威仪了,便决定去见一见她。

          第一次去,谢殊在忙武陵郡里的政务,见到襄夫人来,抬手做了个请:“母亲请坐。”

          襄夫人忽而就坐不下去了,身上穿的是女装,可那举止分明是男子做派,洒脱的很,她一句话噎在喉间,最后默默走了。

          第二次去,谢殊照旧在忙着七七八八的政事,襄夫人说了好半天的话,临了只唤来她一句:“嗯?”

          襄夫人呕了半天,又沉着脸走了。

          第三次直接去找卫屹之,卫屹之笑道:“她是做大事的人,这些新就不要让她忙了。”

          襄夫人猛揉额头,火爆脾气想发也发不出。卫屹之当初口口声声说那害谢殊无法生育的药是他灌下去的,襄夫人是个有担当的人,自然只能对谢殊好,所以有再多不满也只能压着,再想抱孙子也只能默默想着。

          “这都是命啊!”她长叹一声,扭头就走。

          年关后,卫屹之去了建康一趟,回来瞧见郡中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,府上管家却黑着脸敢怒不敢言,居然很想笑。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