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☆、番外·林醒2(1/3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他从来都不曾否认,那个时候的他很喜欢那个笑容干净又恬静的女孩子。

          “周静言”——名字轻轻绕在舌尖,就像是一抹留香,唇齿生津,再也挥之不去。那个时候他还不懂得爱,只知道那个女孩就像神笔马良一样,拿着画笔,给他的青春画上了一道彩虹般的色彩。

          他们一起吃饭,一起沿着场慢慢的散步,他不再是一个孤单的影子,那种温暖的感觉,让他甘之如饴。

          有时候他也陪她待在画室,看她对着一个石膏像一画就是一下午。

          那种认真的神色,一下子就种进了他的心里,所以在很久之后陶宣洒对他说,她喜欢认真的人时,他的心竟然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午后,女孩聚精会神的盯着石膏像,偶尔放下画笔撩一撩不听话的头发,然后在阳光里对着他笑。

          高中毕业那年,陈伯来接他回家,在书房里,爷爷吸着烟斗说:“高中毕业想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“我有我自己的安排。”

          老爷子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这个跟自己脾气一样的孙子,开门见山的说:“爷爷一直晓得你是个有分寸的孩子,所以这么多年也没有怎么管你。那个女孩我调查过,她的出身太不好了,跟你和不到一块儿。”

          他极力压制着自己的脾气,“那都是我的事。”

          “荒唐!”老爷子一本书扔了过来。

          林醒没闪身,任那本书砸在他的肩膀,“爷爷,我不想上军校,也不想走你的人脉去什么部门。我有我自己的想法,希望你不要干涉我,也不要去打扰静言。”

          老爷子气得连烟斗都摔了,书房被搞的乌烟瘴气的,爷孙俩在里面站着,大眼瞪小眼,谁都不肯妥协。

          这是他第一次跟军大衣撕破脸。

          高考成绩很快就下来了,他擅自报了a大建筑系。他的确是想回a市,事先也都和周静言说好了。

          老爷子很快再次发怒,在林宅里发了三天的脾气,搞得宅子里的人都人心惶惶,大气也不敢出一声。

          就在他跟爷爷闹得最僵的时候,他一直以为会和他同舟共济的女朋友突然告诉他,她要去美国了。

          她说,妥协不代表放弃。

          可他,不能接受她的妥协。

          他们两个坚持着彼此不被理解的骄傲,用尖锐的刺狠狠扎伤了对方。

          分手的那天晚上他一个人沿着盘山公路一路走回了家,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怎么走都不会累。他想起尹贺经常对他抱怨,说军校每天的徒步三十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