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 12 部分阅读(1/11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汗,只有脸颊是湿热的。

          陈沅自认为自己很坚强,也许天生个性使然,连家人也不愿麻烦更别说他人,只是做过恶梦後会特别需要yi个怀抱。他也很想相信兽王,只是他会不由自主地害怕,什麽时候兽王会厌倦放手,在被掳走前已逐渐安稳下来的心又不安地萎缩。

          这是谁的孩子?

          陈沅拉上房内窗帘,坐在黑暗中yi遍遍地无法克制自己去想著无解的疑问。

          聿嘉默默地站在排往深渊入口的队伍中,少年稚嫩的脸上带著忧悒。

          现在到深渊很麻烦,通往两界的通道明显查缉得更严格,而且允许通行的人数更为稀少,在宽大圆弧状的白色房间,聿嘉跟著排队的人群往前走,现在也只是在领取明日或後日的号码牌。

          听说深渊现在有战事,所以查得特别严格。

          战事?我才离开深渊没多久,怎麽会发生战事?

          屠夫角山,他逃狱还掳走了雅尔梅斯大人跟猽王陛下的伴侣,听说角山被杀,猽王陛下的那位人类被救回,但是雅尔梅斯大人落到狼牙手里,现在还在谈判,但是陛下火气很大,已经打了几场仗,最近yi次陛下已经重伤狼牙,但是被树族的救回。

          树族?

          排队的群众即使瞥开目光,但是明显的都竖起耳朵专注偷听。聿嘉排在那閒聊的两个家伙前方,更是听得yi字不漏。

          对,还是树王,听说整个岩山都崩裂开来,那伸出的枝干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,连水族全部的长老都出动了

          为什麽?啊,水族的雅尔梅斯。但是树王,几千年都没出现过,人界树族都不晓得剩几个,两只手都数得出来吧,深渊树族也不多。

          嗯,树族万年成王,在人界是不要想了,也只有在深渊才有可能诞生树王,树族在开灵智後的几千年都相当脆弱,裂目棕狼族的先祖曾经救过树王,现在是回报吧。顿了顿,又用稍微压低的声音暧昧说道:你想想看,为什麽陛下发这麽大脾气,连雅尔梅斯大人在对方手上都不顾,简直想灭了整个裂目棕狼族

          你是说那个人类被你别乱说话啊。

          房间内什麽声音都没了,充满压迫的沉默,即使没有正视,但那偷窥的目光都停留在聿嘉身上,如针刺。

          受不住这般沉默的压力,聿嘉转身看向说话的家伙,是个豹族。

          那家伙嘴边挂著冷笑,毫不掩饰鄙视的目光。

          啊,原来王子殿下在场,听说你的人类父亲被“安全无恙“救回来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