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 76 部分阅读(1/6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肃冷酷的脸。

          “谁让你来这里的!”

          他近乎是平静的说出来yi句话后,手上已经将眀娇紧紧的扣在了怀里,心跳的声音如此有力,可是她浑身狼狈的样子,就像是随时失去了呼吸的碎布娃娃,脆弱的苍白的令人心疼。

          但是眀娇却乖乖的抱着她,任由他冷酷严厉,只要他还在,打她骂她都可以,只要他还在,即便她死去了都无所谓。

          但是聂轻鸿又怎么舍得乔眀娇有yi份的委屈和痛苦。

          没有大喜大悲的喧哗,没有过份激动的表现,就像是,我在这里,被你找到了yi样简单,其中的艰辛,其中的心疼,她不说,他早已明白。

          聂轻鸿的脸极度的绷紧着,因为心痛而绷紧,因为心疼而绷紧,连脸上的伤口又皲裂了都不知道。

          当脸上挂着巨大伤疤,身形高大的‘傣族’男子,背着他的女人,出现在边防小镇上时,聂轻鸿直接在yi个路人的手里拿过来了手机,拨打了北京的电话号码,那正准备惊呼的路人,在看到了两个人的样子时,愣愣的手机都不敢要了就准备跑掉,却是刚跑两步,被手机给砸到后脑勺,疼的他妈呀yi声跑的更快。

          实在是因为那个高大的男人,脸上结痂的伤疤,充满血丝的双眼,如同原始人类yi般的诡异装扮,还有他背着的已经无声无息似的女人,画面太过惊悚。

          所以,当当地部门接到了电话,第yi时间赶到了目的地时,也有些不敢相信,那个没有通信,甚至已经无法正常抵达的森林深处,走出来这样两个人。

          他背着她,不假任何人之手,直到注射了营养液缓缓睁开了眼睛时,他才猝然闭上了眼睛,这yi睡就是三天两夜。

          吴强和黄三看着面容略显狰狞,似乎要长睡不起的队长,又看了看yi边带着笑容握住聂轻鸿的手的乔眀娇,眼底里却有些潮湿。

          “嫂子真的把队长找回来了!”

          是啊,当所有人把那个刚巧被飞机砸死的猎象人当作是聂轻鸿时,当那个面目全非的身形,旁边还有着聂轻鸿破烂的制服落在yi旁,而造成了yi个聂轻鸿已死的假象时,所有人都认为聂轻鸿罹难了。

          但只有yi个人不信,不是不信,而是根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。

          乔眀娇是直接不接受这个事实,这才是让人辛酸而心疼的地方,包括聂夫人以及聂家上下,在得知了眀娇就那么去寻找聂轻鸿时,无不动容。

          那是怎样的爱,才会有这样不顾yi切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