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第 8 部分阅读(1/11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剑褂心窍躺睦崴?

          “那不是梦。”秦晴喃喃的对自己说,她抬头哀求的望着凤姨:“小时候,我常常梦到妈妈抱着我哭,我直以为那是梦。可是那不是梦,对不对?”

          “对,那不是梦。”凤姨流着泪回忆着:“你母亲是个要强的女人,因为生活所迫沦落得无法保持她的尊严,又无力保护你,所以她总是很痛苦,白天她总是对你凶巴巴的,可是很多的晚上,我都听见她在你的房子里哭。”

          “我想知道更多关于母亲的事,我知道,有些事你没有说,可是我希望知道所有关于母亲的事,请你告诉我好么?”秦晴止住泪,恳求的看着凤姨。

          凤姨迟疑了下,轻轻叹口气:“是啊,虽然你什么也看不见,但是很多事你心里是明白的。”她轻轻的抚摸着秦晴柔软的头发:“其实你不说我也会告诉你的,阿曦这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不管她做过什么她都是最好的个女人,尤其是个好母亲。”

          凤姨的眼神恍惚的回忆着:“你的外公外婆家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,可是你母亲从小就爱唱歌,立志要当歌星,所以被家人看作叛经离道。后来她考上了音乐学院,因为父母反对,只好自己半工半读的在歌厅打工。我和阿曦就是那时候认识的,她的歌声很美,人更美,捧场的人很多。我呢,是个从乡下出来的坐台小姐,因为家里穷,几个弟弟妹妹都要靠我挣钱供他们念书,只好靠出卖肉体挣钱。可是她从不嫌弃我,有次我得罪了客人,她还替我向老板求情。

          后来你父亲出现了,他对阿曦见钟情,还说会离婚娶阿曦做太太。我当时劝你母亲别相信他,可是阿曦很喜欢他,说他和别的男人不样。过了半年,阿曦忽然哭着对我说,她不愿意做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,过了几天她就悄悄的走了,连学也不上了。你父亲疯了样的到处找她,但是谁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。

          过了年多,阿曦忽然回来了,还带着个可爱的小女婴。原来她到乡下生孩子去了,因为她父母要她把孩子送人,所以又躲到我这里来了。为了不让她父母和你父亲发现你们,阿曦和我起到了高雄市,我们还是各自坐台卖唱,生活倒还过得去。你母亲常常说要用唱歌挣的钱供你上学,做你喜欢的事。

          可是到你八个月的时候,好像反应很迟钝的样子,到医院检查说是脑子里有个瘤子,要做手术才行。阿曦不相信,带着你跑遍了台中台南的各大医院,可是医生的诊断都样,而且说你的手术越早做成功率越高。我和你妈妈算了下,你的手术需要的费用高的惊人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